当前位置: 首页 > 每周更新 > 08.30 > 阿瑟 米勒手记:“推销员”在北京/汪小英 译/新星出版社 2010版

浏览历史

阿瑟 米勒手记:“推销员”在北京/汪小英 译/新星出版社 2010版

阿瑟 米勒手记:“推销员”在北京/汪小英 译/新星出版社 2010版

prev next

  • 商品品牌:电影周边
  • 商品点击数:1104
  • 本店售价:¥13.00元
    用户评价: comment rank 5
  • 商品总价:
  • 购买数量:

商品描述:

商品属性

阿瑟・米勒手记
作者:  [美] 阿瑟·米勒 
出版社: 新星出版社
副标题: “推销员”在北京
译者:  汪小英 
出版年: 2010-7
页数: 272
定价: 29.00元
丛书: 剧场和戏丛书
ISBN: 9787802259751
 
内容简介
阿瑟•米勒第一次来中国是在1978年,那时中国刚刚向世界重新开放,他和妻子英格•莫拉斯以旅游者的身份前来。他们一起记录着看到的人事,他写下了很多文字,莫拉斯则拍了很多照片。这些文字和照片很快成为了一本《遭遇中国》。1983年他们第二次来中国,还是两人同行(这次加上了女儿瑞贝卡,她后来成为电影导演),还是用笔、用相机一起记录着中国。但这次,他们不再是旅游者的身份,米勒受邀为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导演《推销员之死》。5月,《推销员之死》在北京公演,大为轰动,几乎成为“乒乓外交”,中美关系解冻之后两国戏剧交流史上最重要的事件。
这本书是以米勒1983年的排练日记为基础写成的。在“缘起”中米勒写道:“1983年春,我每天早上九点到中午、晚上七点到十点导演这出戏,下午则写日记。我把自己的搬弄事非、误解和错误的判断都原封不动地留在这里。在那两个月里,我兴奋地、努力地工作,以独特的角度观察着中国。”“记录的谈话显示出,我们大家正尝试着感受一个从未到过的未知国度:对他们来说,是想象中的威利•洛曼的美国;对我而言,则是中国式的布鲁克林。”
如果说这本日记有一个主题,或者说米勒对中国的观察有一个结论,那也许可以表述为下面这段话(1991年再版本序言的最后一段):“古老的中国不会倒下,她会沿着曲折的历史道路继续前进——时而是世界的师表,时而是笨拙而固执的学生。《推销员之死》排演之时,正赶上中国大有希望的急剧发展的波峰。本书的记录只是惊鸿一瞥,反映了一些平常中国人的心境;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也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悲剧中的演员。”

编辑推荐

《阿瑟·米勒手记:"推销员"在北京》:
我把自己的搬弄是非、误解和错误的判断都原封不动地留在这里。
在那两个月里,
我兴奋地、努力地工作,以独特的角度观察着中国。
1983年,剧作家米勒眼中的北京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阿瑟·米勒(Arthur Miller) 译者:汪小英
阿瑟·米勒(Arthur Miller,1915~2005)美国剧作家。主要剧作有《我的儿子们》(All My Sons)、《推销员之死》(Death of A Salesman)、《萨勒姆的女巫》(The Crucible)、《桥头眺望》(A View from the Bridge)、《美国时钟》(The American Clock)等。米勒两次来华,著有《遭遇中国》(Chinese Encounters)和本书。

目录

序言
缘起
《推销员之死》排练日记
译后记

序言

1984年,我刚到中国为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导演《推销员之死》(Death of A salesman)时,根本没想到要写书。影响写作的不确定因素太多了:演员里只有一人懂英语,我怎么交流?观众对这出戏能否有起码的理解?它的形式与它所讲述的社会一样,对他们来说是完全陌生的。实际上,一位人艺的导演在排练开始后读过剧本,他宣称:“演这样的戏完全没有可能。”尔后,好几位演员坦白地承认,刚开始排练时,他们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但是后来的事实证明,东西方的月亮一样亮,东方的演员和西方的演员同样才华横溢。不同的只是,东方演员特别彬彬有礼。我后来认识到,这是中国人说话行事的方式。他们更加持重,对年长者尤其尊敬。可是在中国,至少在中国大陆,人们的观点总与自己所在的政治团体一致。比如,我费了很大的力气才让大家相信:比夫坚决反对威利追求金钱,可是他并不是在谈论政治,这只是他从个人经验出发所持的立场。

后记

大概因为彼时在新西兰,而此时身在北京,译这本书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查一下网上的记录,开始翻译是在一年半前,回到北京也有一年了。
当初我看见家人从图书馆借来的这本书,一下子想起上学的时候,有一阵广播里总在播《推销员之死》。我家那时还没搬进楼房,住在东四一带。我们那时步行去王府井,总会路过人艺的展示窗。那时的街道还很安静。
小时候,我爸在宁夏劳改,三年不许回家。我妈两周一次从小汤山的干校回来,为了排遣寂寞,总要带我们姐妹俩逛王府井。每回我们都步行,经过人艺,我总会看半天展示窗里的黑白剧照,那里边的虎妞先是瘦的(舒秀文),后来又变成胖的(李婉芬),别的剧照,现在记不清都是什么了。

文摘

《绝对信号》的导演在楼上的小剧场排练同一剧作者的另一部作品。他差不多每天都来看一会儿我的排练。有天晚上,排练结束后,演员们都走了,我请他坐下,聊一会儿。英若诚给我们翻译。我猜他大概28岁,很瘦,看上去很累,两颊凹陷。他穿的不是普通的蓝布上衣和便装裤,而是灯芯绒裤、毛料的拉链夹克。我一直在想《绝对信号》里的过分形式主义的表现,急着要谈一谈这个问题。不过,我先问他:他本人和观众是不是觉得这出戏很新颖;新颖是指它的形式,还是故事中的某些东西——例如对男女主角曾上过床的强烈暗示?
他回答得很小心,让我感到自己跨越了半个地球在跟他谈话。我原以为他是出于谨慎,渐渐地,我开始怀疑他没有听懂我关于形式的问题。他说:除了急速的动作和灯光是新颖的,整出戏的表演仍然是现实主义的,多少反映着现实生活。“但是劫匪……”我坚持道,“看起来十分诡诈邪恶,还左顾右盼,歪歪斜斜地走路……这也是按照真实人物刻画的吗?”
他想了一会儿。我觉察出,他被问住时并没有感到尴尬。他终于不再小心谨慎,说:“这个人物写得很肤浅。”
“我知道。因为他看上去不可信。真正的流氓应当有欺骗性,应当让主人公觉得他是好人,或者至少不是那么面目可憎。剧里的这个流氓谁也骗不了。”

商品属性
[作者] 阿瑟 米勒
[出版社] 新星出版社
[图书书号/ISBN] 9787802259751
[出版日期] 2010-7
[开本] 16
[图书页数] 272
[图书装订] 平装

商品标签

购买记录(近期成交数量0)

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
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评论(共0条评论)

  •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