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每周更新 > 11.15 > SJ-1358A/埃罗尔 莫里斯:细细的蓝线/细蓝线/一线之差/正义难伸/The Thin Blue Line 1988/BD25:CC版/幕后花絮

相关商品

浏览历史

SJ-1358A/埃罗尔 莫里斯:细细的蓝线/细蓝线/一线之差/正义难伸/The Thin Blue Line 1988/BD25:CC版/幕后花絮

SJ-1358A/埃罗尔 莫里斯:细细的蓝线/细蓝线/一线之差/正义难伸/The Thin Blue Line 1988/BD25:CC版/幕后花絮

prev next

商品描述:

商品属性

SJ-1358A 细细的蓝线/一线之差/The Thin Blue Line (1988)
【独有原版及全中文导航双模菜单】独享2015·3新发CC标准收藏美A区版,拼合绝版米高梅旧版1区DVD素材精华,DTS-HD 2.0高清无损原音,盛佳影评学者典藏级中文字幕,保留原版完整幕后花絮内容并附独家全程中文字幕,ROM常规内附原版影介手册扫描文件
英DTSHD2.0
英/法/西/中简/中繁
·埃罗尔莫里斯访谈 40:49
·约书亚奥本哈登访谈 14:07
·今日秀:《特别聚焦》 5:45
·原版影介手册扫描文件
金奖纪录片名导埃罗尔·莫里斯纪录电影经典之作,影片结构严谨,对案件的来龙去脉反复推理求真,剧力之强不输一流剧情片
 
细细的蓝线 The Thin Blue Line (1988)
导演: 埃罗尔·莫里斯
编剧: 埃罗尔·莫里斯
主演: Randall Adams / David Harris / Gus Rose
类型: 悬疑 / 纪录片 / 犯罪
制片国家/地区: 美国
语言: 英语
上映日期: 1988-08-25
片长: 103 分钟
又名: 细蓝线 / 一线之差 / 正义难伸
 
剧情简介
  本片采用了事件重现的方法再现了1976年美国得克萨斯州达拉斯市一起枪杀警察案。导演埃罗尔?莫里斯(Errol Morris)11年后采访了被判死刑、后转终身监禁的犯罪嫌疑人兰道?亚当姆斯(Randall Adams)、指证亚当姆斯的惯犯大卫?哈里斯(David Harris)、当年案件审判的三位证人米勒夫妇和麦克?兰道(Michael Randall),以及参与此案侦破与审判的警察、法官与律师们。通过不同人物对案件发生情形不同角度的描述,莫里斯成功证实了亚当姆斯的冤屈,并借片中一位公诉员之口点名警察是区分一个民主社会与极权的“细蓝线”。 
  此片的公映在美国引起极大反响。德克萨斯罪犯申诉庭推翻了对亚当姆斯的判决。由于达拉斯拒绝对此案进行重审,亚当姆斯终于1989年被无罪释放,后成为积极反对死刑的社会活动家。本片也成为美国纪录片史上极为重要的一部,赢得国际纪录片协会大奖、美国国家影评人协会奖,并入选美国国家电影保护局保护名单。
 
拍摄花絮
 
·莫里斯花了两年半的时间追踪参与到兰德尔·亚当斯案件中的人物,并说服了他们在他的电影中露面。
 
·新的证据没有出现在这部电影中。哈里斯放弃了他先前对亚当斯的指控,提出新的证词:"兰德尔·亚当斯对这起恶性事件一无所知,并且他当时不在车内"。亚当斯的主要犯罪证据被推翻。1989年3月,他从监狱无罪释放。
 
·2004年6月30日,43岁的大卫·哈里斯,由于在一起预谋的绑架中杀害了公民马克·梅斯,在得克萨斯州的亨特斯威尔被执行死刑。案件发生的时间是在1985年9月,与电影中的哈里斯杀害警察的犯罪无关。电影提到的梅斯案件,指的是在受害人被杀死之前,哈里斯的脖子被击伤。
 
·根绝影片的故事内容,该片被定位为一部无虚构的电影,却被1989年奥斯卡最佳记录片奖斯提名拒之门外。。
 
幕后制作
  纪录片的一个里程碑。影片采用一种重现事实的半纪录片手法来追踪一件杀警冤案。然而在11年后大卫因别的罪行被判死刑,他向本片摄影组坦承蓝道其实是无辜的。本片结构严谨,对案件的来龙去脉反复推理求真,剧力之强不输一流剧情片。菲利浦·格拉斯的精彩配乐为影片的气氛增色不少。
 
影评
  纪录片《细细的蓝线》(the thin blue line),台湾译成“正义难伸”,因为一道蓝色的警戒线并不能阻拦什么,其最大的意义在于威慑,而一旦这种威慑的公信力被践踏,正义便无法伸张。那么,作为正义的依据,真相,又该以什么作为象征和保障呢?眼见为实,口说为凭,或者是老老实实的用摄影机去当作记录工具,传统的见证方式能够轻而易举的换取人们的信任;直到有人开始对此表示怀疑,用一个反例——参杂了表演成分的记录影片,剖开了真实的维度。
 
  1976年,达拉斯州的警察罗伯伍德被枪杀,证人哈瑞斯作证说:他亲眼目睹同伴亚当射杀警察的全过程。其后越来越多的证人出现,讲述他们所看到的事实,言之凿凿,亚当被判处死刑。亚当坚称自己是无辜的,几经翻案,直到死刑被改为无期,从而被驳回翻案的权利。在亚当被关进牢狱11年之后,导演艾洛·莫里斯(Errol Morris)发现其中另有蹊跷,利用两年半的时间追踪当年的嫌疑人、警探以及目击证人,重新开始对真相的求索。这求索,既是对案件的重新审视,也是对“真实”这个抽象概念本身的一次曝光,更是对当时传统记录片的对抗和挑战。
 
  正如黑泽明的《罗生门》,当事人面对采访,言辞之间互相矛盾,扑朔迷离:警官们想快点儿结案来证明自己的实力;证人们想从中牟利或者成为大英雄;律师们想为亚当洗脱罪名;最早的证人哈瑞斯其实前科不断,然而他只是个未成年的孩子,人们愿意相信他描述的一切。这些严格按照标准的纪录片模式拍摄出的陈述,虽然表面上真真切切,其实却让人雾里看花,不知道该相信哪一边。影片在记录的,不是一桩命案的侦破过程,而是“事实”这个东西模糊不清的面目。如果说我们定义一部纪录片,因为它拍摄了真实人物的一举一动,剪辑出某个人的说辞,便可为事实画上圆满的句号,那纪录本身,必将成为巨大的骗局;如果说我们定义事实,是以眼睛和嘴巴,那么当一位清白的妇女怒斥:“是他,我看得清清楚楚,就是这个人”的时候,一切便不容置疑,那见证本身,却成为人类误差和记忆模糊的有力佐证。
 
  导演把每个人的说辞,运用演员重新演绎了一遍,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情景再现。这下子说辞更加直观有力了,观众不会因为众多的言语而被搞晕,因为他们在观看“现场”。可是这么多次的现场重现,总是有细节不同,你又相信哪一个?
 
      现场是证人眼中的现场,其实是对他们言语的印证,它是真实的,如果证人是真实的;现场是演员演出来的现场,它绝对不是真正的纪录,可是看到它的观众却以一种真实的方式体验谎言,它还是真实的,如果证人是虚假的,它以一种讽刺,验证了虚假。塔可夫斯基说过,偏执并不可怕,因为世界上众多的偏执结合起来,总会让人看到全貌。所以尽管运用演员重现那些虚假的现场,观众却越辩越明了。可是,如果还是有人出来病垢说:“你拍的这不能算记录片,因为你不仅使用演员,而且演出的也并不全是事实的再现!” 这时候,导演应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呢?微笑好了……
 
  20年前的纪录片观念没有革新,于是该片的拍摄方式引起颇大争议,放在今天,估计没有人再去置疑这部片子的属性了。可是,这并不代表事件已经了结,因为依旧有电影人还在为新问题争执不休,乐此不疲的评论纪录片的本质和定义,尤其在伪纪录片式电影风行的当下。
 
  旧观念被打破,可是大格局没变,那就是人们喜欢用一些分类原则(或者说某些不可逾越的规矩)去限制艺术和真相的表达手段。分类和定义,是认识事物最方便快捷的方法,也可能是最远离真理的方法。如果说今天人们不再置疑“真实再现”,是一种观念的进步,那么这进步可能仅仅是因为看多了、习惯了,因为不惊奇而没了争议,一旦有人玩出某些新花招,恐怕还是会被标榜真实的纪录片大门拒之千里。我们的思维模式没变。总是有人,宁要虚假的真实,不要真实的虚假,并且妄加评论真理的标准。
 
  盲目的相信某一类的纪录片或者执着于定义,无异于影片中一位检察官的说法,把社会秩序命悬于一道细细的司法蓝线。执法人员背后的私心人们无从辨认,他们只想尽快按程序结案,新的案件,就像新的影片,被批量的制造,一次正义保障不了永久的正义。
 
  在影片的最后,导演回归了传统模式,用可辨的证物:录音带,揭开了事实的真相,原来最早的证人哈瑞思才是真正的罪犯,他即将因为另一桩谋杀案被判处死刑,所以坦承了以往的罪恶。亚当在影片公映的一年后,才因为片子重新挖掘出的真相和它的社会影响力而被释放,此后一直为废除死刑而奔走,成为一名社会活动家。然而,这样一部优秀的影片,强大到真正的改变了社会事件,维护真相,却没能够获得当年的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奖项。它甚至都没有入围提名,因为其类似剧情片的情景再现的拍摄方式违背了纪录片最基本的“真实”原则。

 

 

商品标签

购买记录(近期成交数量0)

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
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评论(共0条评论)

  •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