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每周更新 > 10.25 > 戴维 伊万尼尔:你不知道的伍迪 艾伦/Woody:The Biography/秦尊璐 向程 译/中信出版社 2017版

相关商品

浏览历史

戴维 伊万尼尔:你不知道的伍迪 艾伦/Woody:The Biography/秦尊璐 向程 译/中信出版社 2017版

戴维 伊万尼尔:你不知道的伍迪 艾伦/Woody:The Biography/秦尊璐 向程 译/中信出版社 2017版

prev next

  • 商品品牌:电影周边
  • 商品点击数:778
  • 本店售价:¥30.00元
    用户评价: comment rank 5
  • 商品总价:
  • 购买数量:

商品描述:

商品属性

你不知道的伍迪·艾伦
作者: 【美】戴维·伊万尼尔 
出版社: 中信出版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译者: 秦尊璐 / 向程 
出版年: 2017-6
页数: 350
定价: 48.00
ISBN: 9787508675060
 
内容简介
伍迪•艾伦,当代集编、导、演于一身的美国电影艺术家、作家和单簧管演奏家。他创造了属于自己的世界以及人物性格特征,终其一生探讨道德、性、犹太身份、头脑与心灵永恒的斗争这几个艺术主题,让观众深陷在不合常理却又充满梦幻色彩的世界中。畅销书作家戴维•伊万尼尔通过众多采访和与导演本人的交流,将伍迪•艾伦人生与事业的重要时刻联系在一起,勾勒出了在电影、文章或采访中看不到的他:害怕蟑螂、不敢靠近泳池,20多岁就能挣很多钱,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完全为了保护自己而做导演、认为生活毫无意义、爱情也是转瞬即逝……
 
基本信息
出版社: 中信出版社; 第1版 (2017年10月1日)
外文书名: Woody: The Biography
丛书名: 无
平装: 392页
语种: 简体中文
开本: 32
ISBN: 9787508675060
条形码: 9787508675060
商品尺寸: 20.6 x 14.8 x 1.6 cm
商品重量: 481 g
品牌: 中信出版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编辑推荐

著名导演伍迪·艾伦近二十年来首本传记,为你揭秘他未被曝光过的访谈记录及鲜为人知的私生活。害怕蟑螂、不敢靠近泳池,认为生活毫无意义、爱情转瞬即逝……尽可能满足你的好奇心!

1.著名电影艺术家
伍迪·艾伦,著名电影艺术家、作家和单簧管演奏家,被誉为“美国电影界难得的知识分子、继卓别林后杰出的喜剧天才”!三大国际电影节上获奖无数,奥斯卡金像奖、金球奖、英国电影学院奖、法国电影凯撒奖、日本电影学院奖也均收入囊中!

2.近二十年来首本传记
这位美国导演即将迎来82岁生日,本书是近二十年来他的第一本传记。不像传统的传记小说那样繁琐记录人物生平,本书选取伍迪·艾伦为大众所不熟知的另一面,勾勒出了在电影、文章或采访中看不到的他!

3.《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执笔,曝光访谈记录以及众多私人照片
美国畅销书作家、《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戴维·伊万尼尔,通过众多采访和与导演本人的交流,揭秘伍迪·艾伦未被曝光过的访谈记录以及为人所诟病的私生活!害怕蟑螂、不敢靠近泳池,认为生活毫无意义、爱情转瞬即逝……这本书将满足你所有的好奇心!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戴维·伊万尼尔,
美国畅销书作家,《巴黎评论》前编辑,《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出版过5部小说,3部传记,获得过阿卡汗小说奖。目前居住在纽约布鲁克林。 
译者:秦尊璐、向程

目录

前言 初次见面
第一章 那是一种魔力
第二章 “写作拯救了他的生命”
第三章 现实中的“百老汇的丹尼·罗斯”
第四章 “伍迪,是我”
第五章 沐浴在蜜中
第六章 “ 坚韧、浪漫,如他所爱之城”
第七章 拯救伦纳德·西力的女人
第八章 迪克和伍迪
第九章 “伟大作品的惊人潜质”
第十章 性、谎言和录像带
第十一章 伍迪再次一鸣惊人
第十二章 钢铁般的勇气
后记 打动全世界
附录 电影作品年表

序言

前言
初次见面
我按下了门铃。

从伍迪的朋友那儿听说他从不看邮箱。不管是真是假,但我想让伍迪知道我在写他的传记,并且还有几个问题想问问他,于是就带着一封信来到了他家。
楼上有个人探出脑袋和善地看着我,我抬头对他说:“我有封信想给艾伦先生。”“稍等,”他答道。不久门开了。他笑着从我手里接过信,说了句“太好了”。
我成功了。好吧,还算不上成功。我找到了艾伦,但还没开始深入接触。信中我向艾伦介绍了自己,告诉他我已经采访过很多了解他的人,包括长期以来跟他合作的经纪人杰克·罗林斯(Jack Rollins);影评人约翰·西蒙(John Simon)、安妮特·因斯多夫(Annette Insdorf)、
理查德·席克尔(Richard Schickel);乐队前五弦琴师辛西娅·塞耶(Cynthia Sayer);以及在塔米蒙特见证他写作、表演的席德·韦德曼(Sid Weedman)。我还在信中告诉他,在我眼中《罪与错》和《西力传》是他的杰作。
第二天我就收到了伍迪发来的电子邮件。(据说他不用电子邮箱,估计是助手基尼帮忙录进电脑的。) 从那以后,我与艾伦有过几次邮件来往。他选了一些问题回答,始终很客气。我一共写过5 本传记,从中得到的重要经验是:那些名人们现实生活中的模样其实与大众所见的光环下的形象不大一样。不过伍迪·艾伦是个特例,他塑造的人物形象让大家自然而然地觉得那就是他本人。我还记得写托尼·班奈特(Tony Bennett )个人传记时的情形。他向大众展示的是一个亲切可爱的形象,而纽约音乐制作人及经纪人伦尼·特里奥拉(Lennie Triola)却告诉我,“那个人是个怪物。”不管是否准确,他的话让我觉得很有道理。而对于身兼编剧、导演、演员数职的伍迪·艾伦来说,问题则显得更复杂了。虽然他坚持说电影中只有某些细节是真实生活,大部分属过分夸大,但不可否认他的电影的确反应了他的人生。他还是好莱坞历史上仅有一个在各类电影—无论是喜剧、爱情剧、讽刺剧还是戏剧等—中都塑造同一类型角色的演员,而且能巧妙地将角色融入情节。从来都是同一类性格角色,艾伦真是从未从未。他在现实和戏剧之间轻松转换。格劳乔(Groucho)永远是格劳乔,在电影中表演着他的独角喜剧。
杰克·本尼(Jack Benny )永远是杰克·本尼,表演着个人风格独特的独角喜剧。鲍勃·霍普(Bob Hope )的电影都有鲍勃喜剧的特色。电影编剧导演盖瑞·特拉西诺(Gary Terracino )认为,“当今的喜剧演员,例如威尔·法瑞尔(Will Ferrell)、亚当·桑德勒(Adam Sandler )等,发展方向与前人不同。他们在喜剧中给我们呈现的滑稽场面是行之有效的,将人物融入剧中以显示他们是‘在演戏’”。伍迪在电影中就是他自己,他所塑造的人物特征一直没变,而每一部影片又各具特色。与格劳乔、鲍勃·霍普、杰克·本尼等不同的是,艾伦不仅是演员,还是编剧和导演。他很清楚如何能够完美地融入人物性格特色。《西力传》可以看作是体现他如何看待自己职业生涯的一部作品。艾伦塑造的形象正是自己想要的,电影完全在他的掌控之中。“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他对约翰·拉尔(John Lahr )说道,“无论我想制作
什么电影,都能成功。无论是不是喜剧,任何主题我都能找到我理想的演员阵容。只要有预算,重拍什么都没问题。宣传片、预告片、配乐等也都在我的控制范围内。”拉尔曾经问艾伦,要是失去了对自己电影的掌控会发生什么,他回答道,“那我宁愿走人。”他没开玩笑。身为艺术家的他从未想过将制作电影的某些权力出卖给他人,也没想过强迫自己去超越;他也不会勉强自己去迎合某些权贵。一直以来,他都保持着单纯的工作状态,专注于表达自己。他与时俱进又不过分华丽,他态度真诚,一直坚持用思考和抽象叙事的经典方法。可以说,他是美国戏剧史上的传奇。约翰·福特(John Ford)、威廉·惠勒(William Wyler)、卓别林(Chaplin )都有不可磨灭的功绩,但没人能像艾伦这么全能,从令人捧腹的笑话到引人深思的故事情节,样样在行。“有时候感觉艾伦对西方人所向往的东西了如指掌,”肯特·琼斯(Kent Jones )在《电影评论》中提到,“向往逃离当前令人不满的状况、向往一片让人有充实感的土地、向往可以逃离乏味工作的慰藉、向往遗忘过去、向往美好爱情、向往一丝好运。” 
“只有卓别林与他稍微有些相似,”盖瑞·特拉西诺说道,“也只有卓别林的名字能流传千古。他也曾闻名全球,火了将近30 年,但后来也难免走错方向,名声一落千丈。而伍迪可从未辜负过伍迪这个名字。”艾伦与卓别林一样,“自学能力强,为人低调忧郁,小心翼翼,”约翰·拉尔写道,“他们俩都是喜剧天才,以喜剧为生但实际并不是真心喜爱这项艺术。”
在接受拉尔的采访中,艾伦谈到了卓别林屏幕形象与自己塑造的角色的区别。“我一直很推崇弗洛伊德,后来整个戏剧舞台关注点也转向人物心理方面,”他说道,“大家突然对精神层面感兴趣了,想了解人物心理过程。” 
“数量上来说,他简直可以与莎士比亚媲美,”《周六夜现场》《盖瑞·山德林秀》《抑制热情》等节目的编剧艾伦·泽维贝尔(Alan Zweibel )谈及艾伦的作品时说道。“看看他作品的数量,那么多电影、书籍、戏剧、专辑。再看看他的职业,写作、导演、表演等等,几乎无所不能。”
艾伦的一切都很特别,不仅他的电影作品独具匠心,他还对流行音乐及名人文化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没有人能超越他,他塑造的人物形象独有。“正是因为伍迪·艾伦,人们不再那么在意自己的外表,”影评人保利娜·凯尔(Pauline Kael )写道,“能够轻松对待曾经让自己焦虑不堪的某些行为举止、性癖好等。他成为了美国英雄。大学生们都崇拜他,梦想着将来能成为他这样的人。”
他的电影作品内容丰富,情节层层叠叠,给观众欲罢不能的感觉。每一次看都有不一样的收获。艾伦能很好地处理商业与演员的关系,他不介意起用不惑之年的女演员,也不在乎某个男演员是否有演出经验。他在电影《蓝色茉莉》中便大胆地让安德鲁·戴斯·克莱(Andrew Dice Clay )出演。他也不在乎演员红不红,不会过问演员所属经纪公司是哪家。他关注的只有电影的质量。正因如此,他不喜欢妥协,讨厌模棱两可。他说,我是个艺术家,请用与艺术家打交道的方式跟我相处。艾伦的作品对后来的电影业产生了巨大影响:没有他的《西力传》和《星尘往事》就没有后来的《波拉特》和《布鲁诺》,也不会有艾伯特·布鲁克斯(Albert Brooks)、拉里·戴维(Larry David )或盖瑞·山德林(Garry Shandling )等人的作品问世。可以说,艾伦是一代人的坐标。“以前的喜剧是很有意思,”艾伦·泽维贝尔对我说,“但自从有了伍迪,变得简直不可思议!感觉翻开了新的一页,来到一个崭新的世界。生活在这样一个世界里面,有一辈子都讨论不完的话题。伍迪创造了属于自己的世界,创造了他的人物性格特征,让观众深陷在这样一个不合常理却又充满梦幻色彩的世界中。”

后记

后记 打动全世界
2015年4月,我致信伍迪·艾伦,请求与他见面。他回信答应见我,但是“并未许可我为他写书,仅仅是对一次友好邀请的友好回应。”他的回应带有几分典型的犹豫;回答我的问题时,他反复表明不要误解他,要我和公众不要误认为他愿意合作。尽管他很亲切、很友好,但仍然坚决反对我写这本书,坚持不肯授权。他始终保持不愿合作的态度,就像在过去写传记时,传主连自己的名片盒都不愿打开,更不愿意畅谈过去的往事。

我去伍迪的办公室拜访了他,那是一间舒适的办公室,色调偏暗,屋里有两张赤褐色的长沙发。他热情地接待了我。我感觉他充满纯真和好奇,他的精力高度集中,回答问题反应非常敏锐,带着深沉的感情。他年近八十,仍保持着青年艺术家的热忱,总想投入到创作之中。我认识很多作家,他绝对是最有朝气的一个。
我们聊到了以色列,聊到了反犹主义和大屠杀。他说:“大屠杀的惨剧随时都可能上演。”他谈到了维克多·克伦佩雷尔 关于纳粹德国的日记,谈到艾伦认识的一位纳粹的反对者迈克尔·托马斯,还有罗西里尼 的《德拉·罗维莱将军》。他还对我寄给他的“新黑鹰爵士乐队”的CD表示很感兴趣。我问他在《夫妻们》和《午夜巴塞罗那》中的几场争吵戏是不是演员的即兴表演。他回答说的确是即兴表演,哈维尔·巴登和佩内洛普·克鲁兹说西班牙语时,他根本都听不懂。“只要请的是专业演员,没有我的指导他们也清楚该怎么演。”然后他为薛尼·波勒的突然去世表示哀悼,波勒在《夫妻们》中的表演充满激情,非常出色。

我注意到艾伦近年来好像达到一种自我接受的境界,他找到了快乐,他在约翰·特托罗执导的《色衰应召男》中表现得尤为明显。艾伦说他还不满意,因为他仍未创作出一部伟大的杰作。我说约翰·西蒙曾严厉批判过他早期的影片,而西蒙后来告诉我(见第一章),伍迪的作品似乎一直接近于伟大,在拍过如此多部卓越的影片之后,效果跟拍一部伟大的作品一样。艾伦觉得西蒙的说法让他感到惊喜。他也认为西蒙的影评要比任何其他影评人的更经得住时代的考验。
我问到了艾伦的小说写得怎样了,他说没有写成:“年轻时我读得小说太少了。”
我还问他什么是人生中最快乐的事。他马上露出喜悦的神色,说:“和宋宜结婚。还有我的孩子出生。很久以前我怎能想到将来会迎娶一位比我小35岁的韩国姑娘,一位童年经历过重重苦难的女孩……那种经历能让人沉沦,也能让人升华。”
“我的前妻教会我许多东西,”他说:“我支持哈琳念完大学。她念的哲学,学会了德语,读过卡尔·雅思佩斯 的著作。我向她学习。路易丝[·拉瑟]也很了不起。”
我们聊了很久,还谈到塔利亚剧院激动人心的古典戏剧、谈到布鲁克林、打字机和互联网——“在那么小的一块屏幕上怎么看《公民凯恩》?”——还聊到了自助餐馆。我提到了土豆泥和菠菜奶油沙司。伍迪说:“还有焗通心粉。”我们聊到了夜总会的衰落,它们曾见证过奇妙的年代——比如约翰·卡拉丹在蓝色天使夜总会朗诵莎士比亚——艾伦表达了他对莫特·萨尔、[迈克·]尼科尔斯、[伊莲·]梅和马克斯·戈登的崇拜之情。”
我们的谈话又回到了伟大杰作之上,我问他是否想过拍一部跟大屠杀有关的影片。他认真考虑了很久,我想他如今仍在考虑之中。
以上就是我们谈话的内容,谈到了人世间的道德现状,我们讨论大屠杀、讨论艺术,我们比较了对杰作的执着和轻浮的想法。
回顾艾伦的勤奋的人生,19年的美满婚姻带给他丰富的回忆,他建立了一个大家庭。此时他已年近80,运气好的话今后的人生道路还很长(毕竟他的父母都很长寿,父亲活到100岁,母亲97岁)——他似乎早已计划好了一生。也许伍迪的内心仍旧充满了矛盾;我们多半会记住30年来他坚持和他的乐队一起演奏,演奏时不与任何人说话,也几乎不与任何人对视;我们不会忘记他将网球拍扔向空中的飞虫,一边低头躲避飞虫的样子;这样的片段数不胜数。也许他仍在探索抑郁的领域,与此同时,他还能始终保持理智。他总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生意。他还有一段令人羡慕的婚姻。他几乎拥有一切,只缺一部不朽的杰作,而在我看来,不朽的杰作或许就在不远的将来。即使没有,至今为止30多部优秀的作品已经是非凡的成就。
我们一直认为他是个神经质的疯子,而他为我们一次由一次上演了终极的魔法。他是一位身心破碎、过度依赖、不切实际的梦想家,一个银幕上的蹩脚傻瓜,也是一往直前的艺术家,他从未被击败,他赢得了一切。
这位“矮小的布鲁克林人”向世人传达了他的才华,展示了他那激动人心的想象,还有他对曼哈顿的崇拜和对女性的爱慕;他塑造的角色那么真实,放佛就是我们熟知的人物;他的才智无可抗拒;失败在他眼中是通往伟大的途径;他能发现演员隐藏的潜力;他的恐惧、他的神经质、他的出色品质、他的魔力——无不令人着迷;他的影片无论看多少遍,都是那么扣人心弦,令人振奋;他的创造力的源源不断——他坚持写作,四季不断;他是打动了全世界的导演。

文摘

第一章 那是一种魔力
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不是一本标准的传记,因为并没有详尽地记录伍迪的所有故事。已经有很多作家将他的生活和工作中的点点滴滴都写了下来,他不断地被拿来研究和分析。我在写这本书的时候,尽量避免一般传记作家用的那种剖析的写作手法,希望能够展示出他作品中一些被忽略的东西,将他的生活和工作以更好地方式展现给读者。书中有很多看法和内容是大家之前没听说过的,希望以此让大家对艾伦有更深刻的了解。

很少有人能像艾伦一样20多岁就能挣很多钱,可以得到一切想要的东西,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那么,他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呢?除了艺术自由和独立,他还想要些什么呢?这个问题一直没有清楚的答案。艾伦从来不受一般道德界限的束缚,对于他来说,不存在道德界限和悔恨。但他还是遵循道德前行,有时会畏缩徘徊。“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觉得他还是当初的那个人,”理查德•席克尔告诉我。“他敏锐的情感一直没什么改变,很有勇气和胆量,会不顾一切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并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伍迪就是这样简单地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六十年代起我们就认识了,他从没让我失望。我真的很佩服他。”

“拍完一部影片他根本不休息,”席克尔继续说道,“估计他在拍一部电影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思考下一部电影了。他就这样一直工作着。先把健康放一边,我真的想象不出他不工作时是什么样子。真觉得他会一直工作下去。像伍迪一样保持不停工作状态的艺术家其实多数都不太受人待见,因为他们不断推出的高质量作品,反而得不到人们的珍惜和欣赏。所以大部分人很快就因各种各样的理由放弃了。而伍迪不一样,他一直持续推出精彩的作品。”
不过,伍迪的一大弱点就是害羞。“制作电影过程中,对于伍迪来说,最难应付的部分就是跟人打交道,”拉尔夫•罗森布拉姆写道。“要认识人,与他们打交道,还要指导他们……与人闲谈,还要讨好他们,这对于伍迪来说简直是一种折磨。比如,音效师来了个新助手,他不愿意去认识,还会想尽办法避免跟人握手。不得不握手的情况下(手心都是汗,而且握得毫无力气),他会表现得无所适从,眼睛不知道往哪里看。”伍迪的注意力一直放在工作上。
艾伦会对自己感到失望,他常常避免谈及自己的成功。在他看来,作品还不够好。从不让自己受到金钱和众人赞赏的影响。他拒绝接受成功,这是其他电影制片人不愿也不能做到的。他早期就有《猫咪最近怎么样了》(What’s New Pussycat)、《皇家赌场》(Casino Royale)、《出了什么事,老虎百合?》(What’s Up, Tiger Lily?)、《爱与死》、《安妮•霍尔》、《曼哈顿》等成功作品,那时他的事业可与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Alfred Hitchock)相比。但希区柯克享受成名的感觉,十分在乎观众的认可。他在《希区柯克与特吕弗》(Truffaut- Hitchcock)采访栏目中表示很不看好自己导演的《迷魂记》(Vertigo),因为这部影片并不热门。希区柯克在电影电视界成功了几十年,他十分享受自己的成功。而艾伦所在乎的就只有作品本身。他的成功覆盖各类影片,从商业片(《曼哈顿》)到伯格曼式的影片(《我心深处》)到人物影片(《百老汇的丹尼•罗斯》),他不断地尝试新形式、新风格,这样就不需在固定类型的电影中为了求新而牺牲自由。
他往往能够用那些我们习以为常到忽略掉的方式来取得艺术和主题上的突破和创新。在影片《安妮•霍尔》中,艾伦运用了动画效果、巧妙地借助时间和画面分割的方法。他打破了“第四堵墙” 。安妮飘离了自己的身体,在一旁看着自己与阿尔维做爱。
艾伦在工作和生活中不断经历着背离过去。“多年的积累让伍迪训练出了一套很棒的脱口秀技巧,”马克•艾瓦涅回忆道。“但最后他放弃了这项工作。就是有那么一些人,虽然有那样的天赋,但并不以此为生。艾伦曾经在拉斯维加斯对人吐露心声。他根本不在乎演员排名。很多人会说,‘我可不愿意当2号演员;这对我的职业没什么好处。’但在伍迪看来,脱口秀并不重要,因为他不准备一生都从事这个职业。在那时就很清楚他会转换到电影和舞台剧上。他曾一度同时做很多节目,有娱乐节目,给约翰尼•卡森客串主持,上《我有秘密》(I’ve Got a Secret)、《明星猜猜看》(What’s My Line)等电视节目。那时似乎就没有他不涉及的领域。他还经常为《花花公子》杂志撰稿。后来突然有一天,他决定不再做这些事了。”
艾伦在拉斯维加斯尤其受欢迎,但他后来离开了那里。这之前还从没有一位电影艺术家以这种方式脱离主流大众。艾伦一次又一次地从过去的辉煌中离开,曾经是成功的电视剧作家,他也毫不犹豫地放弃。前妻哈琳曾要他在已经大有成就的电视行业坚持下去,但他放弃了,从电视行业离开,进入很难挣钱的脱口秀领域。艾伦与电视业之间的情缘就此割断。然而,就在他在脱口秀行业崭露头角时,他又毅然决然地走掉,走向好莱坞电影编剧的工作。最开始他做电影编剧和导演的时候,根本没有什么资金支持,只有用于拍摄《傻瓜入狱记》的150万美元。这笔钱可不是他的酬劳,而是整部电影的预算。他没有任何酬劳可得,周围的人问他,为什么你还要拍呢?还不如去把支票兑换了,然后靠重写剧本挣钱!
“伍迪有点讨厌自己,”盖瑞•特拉西诺说:“格劳乔•马克斯曾说,‘愿意收我做会员的俱乐部我自己都会嫌弃’。因此,他又离开了,他就是这样怀疑自己的作品,同时还毁掉了自己的生活。但他一直很擅长推广自己,同时又不做一个只追求名声的人。”
“不过伍迪也有另一面,并不是那么憎恨自己,他处理事情的方式往往是差不多的,”特拉西诺继续说道。“有那么一点点倔强轻蔑的感觉在里面,在不知不觉中把事情给颠覆掉——掀起一波影响,有意让人们知道他还会走掉。觉得我不会离开好莱坞?那么我就离开给你看。觉得我不会离开拉斯维加斯?你看,我就是做到了。觉得我离不开《傻瓜入狱记》和《傻瓜大脑科学城》里面那种中产阶级的桥段?那么等着瞧。他还带着孩子离开了米娅•法罗。我要是每隔一年可以获奥斯卡金像奖提名,我是不会离开的,很多人都不会。但是他会。大多数艺术家会紧握着已有的成就不放。除了艾伦,所有人都追逐名利。除了艾伦,所有的主流剧作家和制片人都已经被主流所同化。奥森•威尔斯等所有人都追求名声。对于其他艺术家来说,越讨厌自己就越渴望成功。斯科塞斯(Scorsese)追求成功;希区柯克最终死于苦苦寻觅的短暂成功;还有科波拉(Coppola)、哈尔•阿什贝(Hal Ashby)等人选择用吸毒、酗酒等自我毁灭的方式来追求成名。”
“伍迪不稀罕轻轻松松挣来的钱,”马克•艾瓦涅说。“要是伍迪突然决定一款产品或者做一档电视特辑,或者商业化很重的电影,你觉得他能做出什么样的呢?就算不是为了钱,有时候也会想参加一些活动或者提升知名度。但这不是伍迪的作风。有很多人想要剖析伍迪的生活,让他参演电影或者做电影导演,参加电视节目。不知道卡森和卡韦特时期后伍迪有没有上过什么脱口秀节目。戴维•莱特曼(David Letterman) 节目的工作人员曾一度想邀请伍迪上他们的脱口秀,戴维表示他最想邀请的嘉宾就是伍迪•艾伦。其他人就想尽一切办法让伍迪上节目,心想要是成功了就会得到戴维的赞赏。他们可能还用了些很无理粗鲁的方法。他们打电话到伍迪办公室,伍迪会感谢邀请但是婉言谢绝。只有那么一小部分人会像伍迪这样很难搞定,很少有人像他那样会给自己的职业设定条条框框。多数人会说,好的,上节目没问题,干什么都没问题。”
我会在书中顺便提及(并非故意着重提及)艾伦的某些电影(其他没提及的电影也同样很棒),主要讨论其中几部最出色的影片:《安妮•霍尔》、《曼哈顿》、《西力传》、《百老汇的丹尼•罗斯》、《开罗紫玫瑰》(the Purple Rose of Cairo)、《汉娜姐妹》、《夫妻们》(Husbands and Wives)、《岁月流声》、《罪与错》、《子弹横飞百老汇》、《艾丽丝》(Alice)、《解构哈利》(Deconstructing Harry)、《奇招尽出》、《赛末点》、《遭遇陌生人》(You Will Meet a Tall, Dark Stranger)、《人人都说我爱你》、《午夜巴黎》。有的影评人已经深入分析挖掘过他那些伯格曼式的电影和采用德国犹太表现主义的《影与雾》(Shadows and Fog)。“看那些电影的时候就感觉胸口压了块石头,”影评人菲利普•洛帕特(Phillip Lopate)告诉我。对于认真感受这些电影的影评人,艾伦很相信他们并乐于接受他们的采访,包括理查德•席克尔、史提格•毕约克曼以及他喜爱的传记作者埃里克•拉克斯。艾伦也很敬重约翰•西蒙、保利娜•凯尔等对他作品十分苛刻的作家。
“无论任何形式的依赖都很危险,”约翰•西蒙说。“过于依赖则更危险。像艾伦那种对伯格曼的赞赏,有意或无意地模仿则无疑是毒药。你没法成功模仿好天才。可以去模仿不那么有天赋的人,但是模仿天才要么会失去自我,要么努力别露出模仿痕迹。这样你就被逼得迷失了方向。”但伍迪不知不觉间就成功做到了。有些人指责《我心深处》(Interiors)里的对话太僵硬,埃里克•拉克斯问他如何看待,他竟承认说自己的确写得不够生动,不像对话反而像是字幕:
“制作完《我心深处》几个月后我坐在家,突然想到是不是做得不对?看太多国外电影了,耳朵里听到的对话也跟外国电影字幕一样。比如,看伯格曼的电影,其实并不是在听而是在看字幕。字幕读多了,写的对话也受到影响。耳朵里听到的仿佛就是字幕一样的对话,所以给角色写台词的时候也不自觉地用到了这种模式。这让我有点担心,还没好好解决掉这个问题。”
艾伦在做并非反映自己经历的严肃作品时,经常处于负面情绪中。不仅自己没经历过,而且连提到的作家作品都从没读过,但要用这些去打动那些同样没读过的观众们。这可是大佬们一直以来特别感兴趣的事,但艾伦却觉得自己像个局外人,没人能理解他的笑话。缺少了他的幽默感,那些电影无疑少了些味道。
不过,当伍迪成功将这些元素融入到戏剧与喜剧当中时,你可别觉得吃惊。伯格曼和费里尼不仅没给他的作品带来负面影响,反而在他的作品中有了另一种味道。伍迪总是不断给人带来惊喜。
就连约翰•西蒙也说:“就像要争论埃菲尔铁塔到底是给巴黎这座城市增色还是影响了城市风景一样,这种问题根本不用问。没有艾伦,我们的生活会失色不少。艾伦能制作出如此多的作品,的确让人敬佩。他精力充沛、足智多谋,并且充满创意。我很喜欢他挑选的女演员,漂亮但名气不算大。实际是在为他的下一部电影抛高线做准备。”
“仔细想想,”西蒙继续说,“伍迪是一个几十年来一直保持着独立的电影制作人,有的作品十分出色,有的没那么优秀,有的很糟糕——《我心深处》就真的很糟糕。但他一刻都没有停下脚步,赢得了全球观众的喜爱。他塑造的这个笨手笨脚的犹太人物成为全世界人民最喜爱的电影角色之一,真是太不可思议了。还有谁能取得他这样的成就呢?我真是想不出第二人。华伦•比提(Warren Beatty)在某些方面可能算得上。关键就在于他敢于做自己,不会为自己(包括自己的外貌)而感到羞愧。他成功进入国外市场并为国外观众所接受,同时又不是法国人对杰里•刘易斯那种出于好奇的接受。他滑稽的外表深受观众喜爱,尤其是爱情关系中的角色形象,这种方法真是大胆又聪明。艾伦一直都很智慧。”
“在美国,没有哪位独立制作能像他这样成功。他的笑点并不是黑色幽默,而是带点深灰色,显得更有意义。他的作品总能体现人际关系的脆弱,让人觉得生活充满变数。这并不是值得高兴的事情,但他总能以幽默的方式表达出来。他也不会过度运用魔幻现实主义,他把握得很好,知道什么时候该收手,这是很难得的优点。”
“无论是拿自己开玩笑还是拿别人开玩笑,都挺管用。30年代的时候美国电影挺有智慧。不过也就只在那个年代而已,集中在普雷斯顿•斯特奇斯、格劳乔等几位导演身上而已。比如《女友礼拜五》(His Gal Friday),屈指可数。到了今天,在伍迪的电影中至今仍能从某些方面感受到无穷的智慧,真是难能可贵。他成功地逗笑了观众,又给人以启示。他了解整个世界,了解世界大事。他是个值得关注的人。希望伍迪在退休之前能拍出真正伟大的影片,他总是在伟大的边缘差那么一点点,不过也比绝大多数人优秀。”
更为苛刻的评论家斯坦利•考夫曼(Stanley Kaufmann)说,“他就像朱尔斯•费弗(Jules Feiffer)一样将现代城市中犹太人的神经质特点搬上了荧幕。能大获成功的一个原因是他让美国人对犹太人有了更好的了解,这很了不起。可能未来大家对他的认可程度会更高。”

《安妮•霍尔》后的《曼哈顿》继续体现了他的艺术家特质。这部影片不仅很有艺术性,还很大胆。电影讲述的是一个男人爱上了小自己25岁的未成年女孩的故事,这是一个与“还在做家庭作业”的女学生约会的故事。因为这部电影,他获得了奥斯卡金像奖,成为世界知名人物。那是在1979年。他接下来的很多作品讲述的都是类似的故事:爱上比自己小很多的女孩,直到今天这样的主题还在继续。在现实生活中他也有同样的故事,虽然他否认自己是电影人物的原型。他的一生都在为自己写作,在讲述自己的故事。他的某些作品成了这个时代最伟大的电影——但也至少有5部失败之作。
那是一种魔力。
多年来,艾伦的很多电影都是由联美公司出品。公司高层史蒂文•巴赫(Steven Bach)在他的回忆录中表示,《曼哈顿》让自己在公司的三年辛苦工作感到值了。巴赫出生于蒙大拿,他在私人放映室看了这部电影后写下了自己当时强烈的顿悟感。看电影那天正好是曼哈顿的4月,“正是很多歌曲所描绘的景色,天空湛蓝,空气清新,电影缓解了我的时差反应,磨掉了这个城市的棱角。”他写道,“要说我在联美公司这三年来最美好的记忆是什么,那就是看《曼哈顿》的这两个小时……这两个小时让我感觉无比满足:那是一种魔力……我离开放映室……走得很慢,还沉醉在电影中。那些高耸的钢筋玻璃建筑物在阳光和城市灯光下显得冷漠,似乎听到播放着格什温的曲子。我冲着自己、冲着空旷的街道和紫色的天空咧嘴笑着,当初选择生活在纽约、选择从事电影行业的理由全都涌现在脑中。”
“艾伦那个时代的人一大特征就是不停地工作,”剧作家里克•梅尼罗(Ric Menello)告诉我。“在这点上他跟克劳德•夏布洛(Claude Chabrol)或约翰•福特一样。福特曾描述过自己如何度过完美的一天:早上起床、来到片场、拍摄、制作并解决遇到的难题。‘然后我们收工,工作人员一块吃饭,然后回去睡觉。就是这种节奏,起床、工作。’”
“艾伦还会继续工作很多年,”梅尼罗继续说道。“美国人有这样的习惯,比如戏剧导演乔治•艾伯特(George Abbott),到102岁了还在工作。伍迪很年轻时就开始写笑话,就开始工作了。13、14、15岁。然后他成了电视剧作家。朝九晚五可不是他的作风。他一起床就开始写作,然后一整天都在写作。吃完早餐就开始写,然后吃午餐,接着继续写。导演电影的时候他就傍晚6点收工,风雨无阻。他电影作品有些是早期脱口秀作品的素材。这算是一个传统了。霍德华•霍克斯(Howard Hawks)常常从自己作品中找素材。正巧他又是位艺术家,不过他用不着一直保持艺术家姿态。他还常常是位工匠,他常常做东西然后偶尔会有几件成了艺术品。这是好的结果了。”
“本•赫克特(Ben Hecht)是伍迪喜欢的犹太人类型,”梅尼罗说,“他是个剧作家。早些时候他当过新闻工作者,写过小说、短片故事和戏剧。所以这算得上是个传统,而伍迪是最后的传承人。伍迪写过戏剧、写过笑话,还写过短片故事甚至论文。正是这些经历成就了今天的伍迪。可能他是最后一个从自由写作到戏剧作家,进而进入导演行列,成为成功电影制片人的人物。在他之前本•赫克特也是以写作和创作电影剧本开头。伍迪也是,先是作家,后来成为导演。他成为导演的原因是要保护自己的剧本,获得更多的自由。作家进入电影行业的其实很常见,但他们一般不会成为导演。”
艾伦有23次获奥斯卡提名,其中15次编剧奖(原创剧本类获提名次数最多),7次导演奖(提名次数排第3)以及1次男演员奖。
《安妮•霍尔》这部电影共赢得4项奥斯卡奖项:影片(查尔斯•约菲)、导演、原创剧本(与马歇尔•布里克曼共享该奖)以及女演员。
自那以后,艾伦斩获的奖项越来越多,包括:
•短篇故事《库格玛斯的一段好时光》获1978年欧亨利短片小说奖。这篇小说也是《开罗紫玫瑰》的灵感来源。
•1980年,《曼哈顿》获凯撒奖外语片奖,1986年《开罗紫玫瑰》获该奖项。同时艾伦还7次获凯撒奖提名。
•《曼哈顿》获两项奥斯卡提名:玛瑞儿•海明威(Mariel Hemingway)获女配角奖;艾伦与马歇尔•布里克曼获原创剧本奖(两人还合作创作了《午夜巴黎》的剧本)。
•1986年,《开罗紫玫瑰》获金球奖编剧奖。
•1986年,《汉娜姐妹》获奥斯卡原创剧本奖;迈克尔•凯恩(Michael Caine)和黛安娜•维斯特(Dianne Wiest)因此而分获男女配角奖。该片同时获影片和导演等四项提名。
•1995年,艾伦在威尼斯电影节上获金狮奖终生成就奖。
•1996年,艾伦获美国导演工会授予的终身成就奖。
•2002年,艾伦获西班牙阿斯图里亚斯王子奖。后来,艾伦的雕像还树立在西班牙奥维耶多市中。
•2002年戛纳电影节上,艾伦获终身成就奖。
•在英格兰举办的史上喜剧演员投票中,艾伦名列第三。
•2007年,艾伦获西班牙巴塞罗那庞培法布拉大学荣誉博士。
•2008年,《午夜巴塞罗那》获金球奖剧情片奖。
•2010年,《罪与错》入选美国编剧协会评出的史上100部剧本。
•2012年,《午夜巴塞罗那》获奥斯卡原创剧本奖,同时还获剧情片奖、导演奖、男演员(欧文•威尔逊)奖提名。
•2014年1月12日,在第71届金球奖颁奖典礼上,艾伦获终身成就奖。
21世纪早期,艾伦这一次又一次的卷土重来可以说是美国电影戏剧史上最伟大的传奇之一。即使是他暂时不在状态的时候,他的创作量仍然不减。1992年,米娅•法罗在他客厅里发现了养女宋宜的裸照,伍迪与米娅•法罗的感情顿时破裂。同时伍迪被爆性侵另一名养女迪兰,从此陷入长期的官司中。伍迪成为美国文艺界具争议的人物之一。1992年,耶鲁─纽黑文医院的调查员排除了法罗对艾伦的指控。法罗指控艾伦性侵7岁的女儿迪兰,艾伦申请对迪兰、养子摩西、以及双方亲儿子萨切尔(Satchel)的单独监护权。虽然米娅•法罗对艾伦的指控从未得到证实,但很多人相信是真的。电影中艾伦塑造的人物形象迷恋众多年轻女性,人们据此断定他本人的私生活也是如此靡乱,忽视了艺术家可以在作品中夸大发挥想象力的权力。观众们觉得,要是这个艺术家私生活不检点,就不要看他的电影了。1992年丑闻刚出的时候,艾伦从未在任何场合表达过歉意或悔意。相反,他愤怒地驳斥。2005年,《纽约时报》评论家珍妮特•马斯林(Janet Maslin)对《名利场》撰稿人彼得•比斯金(Peter Biskind)说,“有的人因此而不再原谅艾伦,甚至再也不愿看他的电影。”
有人持不同的观点。珍妮佛•贝尔(Jennifer Belle)写过4本怪异有趣的小说,其中包括《小跟踪狂》(Little Stalker),讲述的是一名33岁的妇女装扮成13岁的女孩给偶像——著名电影导演亚瑟•维曼(Arthur Weeman)写信的故事。
贝尔是艾伦的死忠粉,只要一出新电影,她都会想办法去看首映。《曼哈顿》她看了有上百遍,自己的写作也深受影响。“很多年以来,玛瑞儿•海明威始终让我有强烈的共鸣,因为我跟她年龄相仿,”她说道。“现在让我产生共鸣的是黛安•基顿,而玛瑞儿成了闹喳喳的小姑娘。伍迪写出了每一个阶段的我,真是太棒了。各种形象:泼妇、努力挣钱渴望约会的职业女性、牢骚满天的妻子、给孩子推秋千去唐人街寻找神奇药草想让自己醒悟的无聊家庭主妇、16岁的风情女子……一个男人能写出这么多面的女性真是很伟大。除了艾伦,没有人能做到了。他很了解女性,了解妓女和聪明女人。”
她滔滔不绝地聊着艾伦,像在表演独角喜剧:“不过,他对一个女人做了最糟糕的事情,”她指的是艾伦与米娅的养女宋宜的关系。“这是我见过最差劲的事情了,跟杀人罪没什么两样,简直就是强奸。”
不过,艾伦的事业并未因1992年的那场丑闻而陷入谷底,反而是到了1999年,他出品的一系列电影都十分拙劣,包括《暴发户》(Small Time Crooks)、《玉蝎子的魔咒》(The Curse of the Jade Scorpion)、《好莱坞式结局》(Hollywood Ending)等。同年,他还主演了电影《雷霆穿梭人》(Picking Up the Pieces)。2005年,彼得• 比斯金(Peter Biskind)评论说“过去十年间,艾伦的观众数量大大减少。曾经把他奉为王子的好莱坞对他态度冷漠。纽约电影评论家以及家乡的影迷曾是艾伦最坚定的支持者,现在却不约而同地对他的新片横加指责。这位曾经在70、80年代以及90年代初在美国城市极具影响力的导演似乎突然被打入冷宫。”然而到了2011年,他的影响力比以往更大;今天的艾伦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成功。他的电影制作丝毫没有受到1992年丑闻的影响。相反,之后不久的作品还成为了他的部分代表作:《夫妻们》(1992)(大部分创作于丑闻爆出前)、《子弹横飞百老汇》(1994)、《非强力春药》(Mighty Aphrodite)(1995)、《人人都说我爱你》(1996)、《解构哈利》(1997)、《名人百态》(Celebrity)(1998)。之后,艾伦的作品在人物特点上有一定下滑,但后来他又出品了好的几部电影。
写这本书的两年多时间里,作为旁观者,我见证了艾伦职业生涯上那过山车式的大起大落,一部好作品后往往是接着是一部糟糕透顶的电影。《午夜巴黎》斩获1.51亿美元票房,而接下来的一部作品却是差评如潮的《爱在罗马》(To Rome with Love)。《蓝色茉莉》获得巨大成功,全球票房达到9750万美元。《新共和》(New Republic)新闻杂志(一本常常批评艾伦的杂志)的大卫•汤姆森(David Thomson)称该影片为大师之作,是艾伦最棒的作品。但之后,人们对艾伦的赞赏又被批判声淹没,接下来的作品《魔力月光》(Magic in the Moonlight)毫无新意可言,只是将之前的电影堆砌起来。
1992年,莫琳•奥思(Maureen Orth)曾在《名利场》上刊登了一篇指控艾伦性侵养女迪兰的文章,2013年,该杂志再次刊登此文。此外,法罗的朋友尼古拉斯•克里斯托夫(Nicholas Kristof)在《纽约时报》发表文章讨论艾伦的性侵事件。迪兰•法罗本人也在《时代》杂志上刊登公开信。因此,艾伦性侵一事再次发酵。不过就在当时,《蓝色茉莉》大获成功,凯特•布兰切特(Cate Blanchett)因该片获金球奖,艾伦还获奥斯卡奖,声势盖过了法罗的指控。艾伦也在《时代》杂志上发表公开信,愤怒地否认性侵。检察官琳达•费尔斯坦(Linda Fairstein)为艾伦辩护,艾伦和法罗的儿子摩西(摩西甚至指责母亲过于强势、有暴力倾向)反驳法罗的言论,还有黛安•基顿、迪克•卡韦特、华莱士•肖恩(Wallace Shawn)、珍妮特•马斯林(Janet Maslin)等众多人表示对艾伦的支持。导演罗伯特•魏德在“每日野兽网”(Daily Beast)上发表了一篇既具说服力的文章为艾伦辩护。与此同时,米娅•法罗的弟弟约翰•法罗(John Nillien-Farrow)因在马里兰州多年性侵两名10岁男童而遭到指控,并被判入狱10年。
凯特•布兰切特还因《蓝色茉莉》获奥斯卡女演员奖,莎莉•霍金斯(Sally Hawkins)获女配角提名,艾伦获原创剧本奖提名。尽管米娅•法罗针对艾伦展开了一系列的控诉,布兰切特还是获得了金球奖。当时给人的感觉是艾伦不会做错事。然而到了2014年底,随着《魔力月光》的上映,针对艾伦的浪潮再次掀起。同时,剧场版《子弹横飞百老汇》遭遇冷场,仅在百老汇上演了很短暂的时间。出品该剧花掉了1500万美元,这都是艾伦的亲妹妹同时也是制片人莱蒂•阿伦森(Letty Aronson)以及她的投资人的钱,艾伦并没有投自己的钱在里面。据说艾伦都不愿跟他们说话。《纽约每日新闻》指出,“即使主要制片人是他的亲妹妹,他也不愿意与投资这部片子的人打交道。”
那些严厉批判艾伦行为的都会指向两件事:他与养女宋宜的关系(混杂着很多因素:裸照、与爱人养女的不正当关系、对米娅的背叛)以及对迪兰施行性侵的指控。对于那些想要指责艾伦性方面罪行的人来说,这两件事看起来似乎都没什么区别。社会很少会注意年长男子与年轻女性间的行为,即使有也往往采取宽恕的态度。然而对于儿童性侵,人们是绝不容忍的。如果艾伦真有性虐待倾向,很少有人会像他一样在电影、写作、采访中留下线索。早在1966年,在接受《花花公子》杂志采访时,被问到是否想要孩子,他回到:“是8岁或12岁的金发小女孩,我喜欢金发女孩子。”
一夜之间,评论家们再次炸开了锅,艾伦丑闻再次成为焦点。艾伦坚持做到不关心别人的看法(不知道是真是假)。这一话题不断被提及:A. O.斯科特(A. O. Scott)在《纽约时报》说:“看《魔力月光》会不自觉地想到艾伦先生的私人生活。”评论家写道安德鲁•奥赫希尔(Andrew O’Hehir):“从1979年的《曼哈顿》至今,艾伦的作品中不断出现忘年之恋,让人觉得很扭曲。”作家凯特•亚瑟(Kate Aurthur)竟又扯出了那起丑闻:“就在2月迪兰•法罗发表公开信告诉全世界这位著名的父亲给自己造成了巨大伤害后,这部讲述一个上了年纪的男人想方设法证明一位年轻女子撒谎的作品就问世了,多么巧合!”评论家们因此又回到那个之前遗忘的话题:艾伦的时代已成为过去,奥赫希尔写道,这部电影是“一位艺术家对曾拥有的魔力的渴望,他不断地尝试,试图将它再次召唤出来。”
之前已经有过很多次人们宣告伍迪时代已经终结。2000年,马里恩•米德(Marion Meade)在最新传记《伍迪•艾伦的不羁生活》(The Unruly Life of Woody Allen)中写道“他似乎越来越脱离现实”,指的是他在《小蚁雄兵》(Antz)中扮演的角色,“比起伍迪塑造的人物形象,观众更喜欢这个虫子形象。”在传记中,她还说艾伦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老(而到了2013年,萨姆•塔伦霍斯[Sam Tanenhaus]又在“每日野兽”上说艾伦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小很多)。米德认为,结局会是人们怀疑:“艾伦什么时候才会成为过去?他是匆匆而去还是渐渐消失呢?还会爆出什么样的秘密让艾伦身败名裂呢?”
理查德•席克尔是一位十分具有影响力的评论家,他向来都是艾伦坚定支持者,他曾对艾伦进行了多次深入的采访。然而在2003年的危机中,就连他也不敢说对艾伦的未来有十足信心。他写道,艾伦在80年代以及90年代早期创作出了一系列优秀的作品,“如此短时间内创造出优秀影片的密集度是其他导演所无法超越的”,包括:《西力传》、《开罗紫玫瑰》、《岁月流声》、《罪与错》、《百老汇的丹尼•罗斯》、《夫妻们》、《子弹横飞百老汇》、《汉娜姐妹》等。他继续写道,“然而,现在的伍迪•艾伦在美国却成了个边缘化的制作人。”谈到1992年那场丑闻的影响,他写道,“观众从很早开始就慢慢离开他了。”但他也认为“伍迪完全有可能在自己时代终结之前再次强势回归,但可能性不大。”米德和席克尔的言论之后,伍迪的确做到了卷土重来,一直延续着自己的辉煌。他的两部最新电影的票房超过了之前的任何一部。艾伦一直是这个时代最吸引票房、最多产的制作人。他的作风也一直没变:制作出一部优秀作品后不一定接着又是一部优秀的作品。他就这样在两个极端间反复。他的所有作品中(迄今为止47部),有至少25部堪称经典,平均看来优秀率还是很高的。同一时代的克劳德•夏布洛、伊利亚•卡赞(Elia Kazan)、西德尼•吕美特(Sidney Lumet)已经去世,只有斯皮尔伯格、斯科塞斯和艾伦还坚持在电影行业。在年轻一代导演中,凯文•史密斯(Kevin Smith)模仿艾伦,但很难达到艾伦的高度。罗伯•莱纳(Rob Reiner)的《当哈利遇到莎莉》(When Harry Met Sally)以及爱德华•伯恩斯(Edward Burns)的《麦克马伦兄弟》(The Brothers McMullen)都试图模仿,但都不够伍迪化。艾伦重塑了整个电影时代,但并非以惊天动地的方式。他所做的无人企及:尽管是知识分子电影,他做到了并不烧脑。电影很多对话,风格古怪,但又并非单纯地堆砌笑话。他塑造出非凡的女性人物,但并非单纯崇敬。他与保罗•马祖斯基(Paul Mazursky)不同。不久,艾伦将会进入全球年龄最大的电影导演的行业。目前,最老的导演是106岁来自葡萄牙的曼努埃尔•德•奥里维拉(Manoel de Oliveira)。

商品标签

购买记录(近期成交数量0)

还没有人购买过此商品
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评论(共0条评论)

  •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